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略天下

梦想并未破灭!激情和力量,你还是那么勇猛刚强!

 
 
 

日志

 
 

偶然的机会竟然看到一家志同道合的公司:Quirky  

2011-11-18 07:15:14|  分类: 商业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在纽约的一个地铁站内,一件事情让本·考夫曼(Ben Kaufman)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姑娘非常惬意地使用着他开发的一款耳机,这是他高中毕业那天创办的Mophie公司推出的产品之一,在这家为iPod生产配件的公司,他认识到了协作开发的力量。考夫曼回忆道,“看到倾注了自己心血的产品为人们带来好处,这是世间罕有的一种成就感,也就是那个时刻,我意识到应该帮助更多人体会这种感觉。”
这个社交网络形成了一种相辅相成的模式:由互联网用户完成开发和设计,生产的产品为互联网用户所用。
Quirky - 随步随歌! - 青年创意工厂

  4年后的2009年,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创办了Quirky这个专注于互联网消费产品的社交网络,这个社交网络形成了一种相辅相成的模式:由互联网用户完成开发和设计,生产的产品为互联网用户所用。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这天,狂风大作。考夫曼一边向办公室迈进,一边对记者介绍情况。其所在的SoHo是众多纽约零售商的桥头堡。考夫曼的公司在SoHo包下了整整一层。“我们让创新和开发变得触手可及。99%的人都是异想天开的发明创造者,他们有着伟大的产品开发点子,但是其中绝大多数没有时间、精力或者专业背景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开发梦想。”

  Quirky致力改变这种状况,它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平台,为那些壮志未酬的开发者们提供大本营。

  值得特别提醒的是,考夫曼年仅24岁,血气方刚,经常出言不逊,衣着随意,黑色T恤和牛仔是其惯常的搭配,这个经常把脏字儿挂在嘴边的年轻人,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儿,霸气十足、桀骜不驯。在谈起与优质家居产品大型连锁卖场Bed Bath & Beyond的合作时,那种狂热和兴奋感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发烧。该连锁卖场在曼哈顿区第6大道的一个大卖场内,对Quirky新近研发的Pivot Power产品(一款电源板的替代品,它是一个链条式的插座,由3节插座“链条”、以4个可以在水平方向活动的接头连接而成,可一字排开,呈波浪状起伏或者弯成环状等)进行大规模的展示及售卖。而且,在Bed Bath & Beyond遍布全美的几百家卖场内,开发者们都将亲临现场,收集公众的意见。

  这一由网站向实体零售店内扩张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为Quirky开辟了新的空间。在这个狂风暴雨的上午,政府官员、前来应聘的实习生以及真人秀节目策划团队纷纷到场。据透露,圣丹斯频道(Sundance Channel)于8月底开播了一个与Quirky有关的日播真人秀节目,参与者需要提交产品点子,争当“Quirky发明之星”,策划团队将对节目出炉前的所有一切进行贴身记录。

  走入Quirky的办公室,感觉这儿不太像一家设计公司:光秃秃的白色墙壁,没有任何饰物的吊灯,堆积如山的实时更新的财务表格,以及大量用于制图的长条桌子和苹果电脑,最能够凸显专业性的莫过于一台当前最昂贵的3D打印机。

  但另外一些令人不可思议的东西则彰显了公司的特色:浴缸和厕所,便于进行各种产品测试;被钉子固定住的侧开盖子的茶壶雏形,研发成功后的水壶在烧开水时将比普通水壶快2倍。其中,最能够象征该公司技术先驱身份的是一个极具科技含量的数字处理中心,能够快速对处于进入批量生产流程中的产品进行状态追踪。在以挑衅传统为基因的Quirky公司,人们还不忘记给它取了一个粗俗的名字。

  考夫曼笑称自己的公司像一个校园型创业公司,但这或许并不是一个令人难堪的形容。对于这家依赖高科技的复杂平台、强调将点子化成实物、注重敲敲打打的DIY动手能力的公司而言,或许这个称谓再合适不过。

  新型众包

  Quirky社区如今有6.5万名注册用户,并且以每月20%的速度递增。这些用户正是考夫曼进行发明创造普及的王牌。每周都有数百位热心的智慧贡献者在这个在线平台上递交自己的点子。截至目前,还有数不胜数的创意处在研发阶段,正等待着有心人将它们一一完善。比如,能够自动进行搅拌的微波碗,铺着舒适靠垫的沙发网,有磁性的可以令人放松的瑜伽垫等。为了简化开发程序,创意产品的售价限定在150美元以内,而且以不需要任何整合软件进行辅助开发为前提。

在Quirky上活跃的大多是一些业余的开发爱好者、学生、退休人员以及热衷产品设计的个体。用户提交的点子通常由其他用户投票决定。每月,该网站都会选出最出名的两个创意,供以工程师及设计师等组成的一个内部团队进行研究,由他们做出决断,并将有价值的点子开发出雏形。在构思、设计、调色、命名乃至打造Logo等各个环节中,这个社区都扮演着协调者的角色,让社区用户各抒己见,协作参与整个开发全过程。用户在参与中不知不觉间投入了更多的情感,无形中积累了潜在购买人群。如果在产品的研发过程中,Quirky预估到它有开发的价值,比如,将产品设计的样本放到网店中接受预定,如果预订量足够,则将正式进入批量生产环节。

  杰里米·布朗(Jeremy Browne)对于协作开发颇有研究,他所在的Sense咨询公司,曾经成功地为耐克及宝洁公司发起协作开发项目。他建议,“在进行这类项目时,需要找到正确的人,在对的方向上思考,并且影响那些需要影响的市场。”同时,他认为Quirky以其成功的社会化媒体战略及良好的用户体验,让开发者乐于在线分享自己的创意心得。

  “进行面对面的沟通非常重要,保证点子的透明度也非常重要。”在这一认识下,考夫曼设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进行开发者服务,而且公司会定期举办全员大会,邀请社区成员参加并且进行互动问答。同时,社区成员在YouTube上有丰富的视频分享资源,比如开发者的档案、产品价值评估的要点概述等。在《纽约时报》报道Quirky公司的当天凌晨,考夫曼兴奋难掩,率先爆料。总而言之,他争取一切可能的曝光机会。“这并不是因为我个人从中得到了多少乐趣,而是希望借助媒体平台,让更多的用户知道自己创意的去向,了解我们公司的资质,知道我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纨绔子弟,从而放心给我们提供点子。”

  在谈到公司成功推出的产品Pivot Power时,考夫曼直奔主题,讲述起了杰克·兹恩(Jake Zien)的故事。兹恩今年春天毕业于罗德岛设计学院设计系。在高中时代,兹恩便对直板式电源插座不满意,希望有所改进。他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以具有伸缩性的材料为底板,从而设计出符合各种型号及形状的链条式插座,但他的所有想法都只是一堆设计稿,苦于没有实践的平台。直到他大三发现Quirky后,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在他毕业之时这个创意便正式化为了一个具体的产品,并在线上售卖,同时向Bed Bath & Beyond连锁商店及电视购物公司HSN等渠道铺货。

  他在Quirky平台提交这个点子仅仅花费了10美元(提交费的设置是为了杜绝有些用户以无聊的态度来胡乱张贴内容),然后便进入与Quirky内部小组及全体用户的开发讨论阶段。在上线的第一周,兹恩得到了2.8万美元的回报,这是一个十分令人满意的数据。

  据考夫曼推算,将创意推进至成品的前期过程中,一般公司需要耗费2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这还只是将图纸生产出第一个产品的费用。正是因为这中间有巨大的投资风险,所以大多数人不敢将发明设想化为实践。将设想带入研发程序,助力其迈开第一步,是考夫曼的一大希望。他特别提及兹恩的例子为潜在开发者们打气。兹恩将把通过Pivot Power产品获得的第一桶金用于成立一家软件公司。“通过这个案例,开发者看到自己的点子变为成品的可能性,并清晰地了解所有的过程,深受鼓舞后,也许将开启自己的历程。”

  从苹果开始

  Quirky是考夫曼创办的第三家公司。他成立的第一家公司Mophie源于自身的迫切需求。该公司于2005年创办,以生产iPod的配件(如耳机等)立足。启动资金来自父母的赞助,当时他花费了大量口舌说服父母。“我不是那种好学生,当时苹果的Shuffle产品刚刚出炉,我很想在数学课堂上听听音乐,但又不希望被老师发现。”所以,像所有18岁的小伙子那样,考夫曼软磨硬泡,让父母抵押了房产,得到了18.5万美元的贷款,然后来到中国找到一家制造商,生产出了Song Sling这种配有活索、能够随意伸缩的耳机。几个月之后,公司得到了苹果开发者大会颁发的最佳产品大奖。与赢得风险投资的青睐相比,收到大学的入学通知书都有点相形见绌。

随后,在2007年的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考夫曼凭借一个集成器项目独领风骚。他号召所有参与者在72小时内生产出一款苹果的配件,这个创意后来被列为Shuffle产品专用,名为Bevy,是一个提供一揽子快速启动服务的应用程序。这些都为考夫曼在当年8月出售Mophie公司并进行第二次创业打下了坚实基础。第二家公司名为Kluster,考夫曼精心运作了两年,突破了一些技术瓶颈,为Quirky公司的成立扫清了障碍。Kluster平台专为产品的协作开发而打造,但当考夫曼意识到生产消费产品更有市场前景时,他马上就调转方向,这才有了Quirky公司的成立。

  考夫曼创办公司的初衷都源于其商业触觉:对市场的正确判断。“我想创建一个平台,帮助人们更好地进行创新,但我也不想经历前两次创业时遭遇的问题。”

  比如,他学会了如何刻意回避那些给他泼冷水的人。“无论从哪儿,我很少能够听到支持的声音,在经济形势日益恶化的情况下,人们反复劝我关闭Kluster找一份工作。我确实一度产生过出售公司的想法,但最终我还是决定坚持。我希望向世人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麻省理工学院赫赫有名的智能定制小组(Smart Customization Group)的总监弗兰克·皮勒(Frank Piller,如何让消费者参与产品设计是其一大研究方向)表示,考夫曼不仅证明了那些反对者是错误的,还引领了合作开发零售产品的一个全新方向。他认为:考夫曼模式将消费者的创意带入设计、生产的全过程,让个性化的需求与大众产品碰撞出了激情的火花。“尽管有不少企业会采纳消费者的意见,但是很少有企业能够迈入这个阶段:让消费者参与产品设计及生产的全过程之中。”

  如今市场上涌现出了很多直接竞争对手,但Quirky是第一家为参与的开发者提供现金奖励的公司。它将收入的30%回报给参与宣传、投票等程序,并对产品带来一定程度影响的用户,不少活跃分子已经获得了上万美元的收益。

  这种商业模式直接铸就了Quirky的成功。公司拥有所有进入开发流程的酷点子的所有权,而且在启动研发程序之前,已经从潜在消费者那儿进行了市场摸底,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肯定,因此避免了浪费早期设计费用。此外,考夫曼透露,除非在预售阶段已经获得大量订单,Quirky不会向生产厂家付定金下单。与此同时,公司也不会错过任何可能的市场机遇,因为消费者会通过投票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好。

  良好的商业模式也意味着能够得到更多资金的支持。考夫曼预计2011年其收入将在600万~1000万美元。迄今为止,该公司已经获得了1260万美元的风险资金。考夫曼计划到今年年底前让员工人数翻一番,建立一支80人左右的队伍,并将公司搬迁至曼哈顿市中心的一处仓库,以便为公司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尼基·勒费尔(Nikki Laffel)2007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是Quirky公司最早期的三位员工之一。他认为公司的发展速度十分惊人。“在我们启动公司时,还只是蜗居在本位于A大道的公寓内。现在我们早就搬离了那儿,并创立出一家集设计、网络、社会化平台、制造工厂与零售生产线于一身的公司。每周我们都争取生产出两个新产品。”

  考夫曼所走的这条路无疑是特立独行的。“看起来这条路充满艰辛,但是这种态度和文化的差异能够体现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创建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然后把它卖一个好价钱不是我要走的路。我希望把Quirky打造成一家百年老店,我们也是抱着做基业长青的品牌的态度在运作公司。”

  把牛人聚在一起

  今年春天,考夫曼开始向全美各大设计学院的学生们宣讲,介绍Quirky公司的文化及其所带来的积极作用,并为前文提到的与Bed Bath & Beyond连锁商店合作的项目招募设计师。“将你们脑海中的创意提交给我们,只需6~8周的时间,我们将让它成为成品,陈列在零售货架上。”在向设计系学生们发表这番振奋人心的宣言之时,台下的学生因他口中时不时冒出来的脏话而偷笑不已。一个率性、自我的创始人形象也为公司的发展带来了部分作用。这场转战9所高校的宣讲活动结束后,公司收获了350个新点子,其中的三个已经进入预售环节。

Scribe是一张集床与工作间于一身的桌子;Flat Rack是一个可折叠的速干行李架,上面可以悬挂衣物等;一个尚未取名的私人枕头套式的闹钟,可以让闹铃声专属一个对象,不打扰同住者。

  与Bed Bath & Beyond的合作,对于这家仅仅两岁的创业型公司而言,更是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考夫曼憧憬着未来的某一天,Quirky的产品可以获得设计类大奖,而且销量不俗,成就一些百万富翁开发者,他相信这个梦想有实现的那一天。因为公司有一支完美组合的专业团队,同时拥有无数有想法的注册会员,从创意的产生到执行,都有引领市场的空间。

  说到专业团队,离不开工程主管约翰·雅各布森(John Jacobsen),在业内赫赫有名的Smart Design公司担任意大利知名品牌卫浴Oxo资深设计专家时,被Quirky招致麾下。公司首席建构师迈克·莱西(Mike Lacy)曾自己创办过公司,还在eMusic.com等公司担任过类似职务。首席运营官/首席财务官约翰·洛特(John Lott)此前是赛伯乐资产管理公司的资深副总裁。

  与这个专业团队一起工作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教师、妈妈、爸爸、退休人员以及学生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做自己的事情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对于这部分注册会员来说,Quirky的平台不仅能够提供让他们兴奋不已的创业感,还意味着更低的风险以及更高的回报。

  Quirky自身的扩张速度是业内的一个奇迹。今年1月,电视购物公司HSN开辟专门的产品平台,售卖Quirky的月度新品。今年8月底,圣丹斯频道以考夫曼、Quirky员工、开发者及其创业故事为原型,推出一档真人秀节目,带来新的销售井喷指日可待。零售商们也对其与Bed Bath & Beyond的合作密切关注,因为站在商业立场上而言,从一家店内能够买到丰富的多元化产品,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效率。

  与每一位开发者一样,考夫曼对公司的下一步发展也有很多想法。他设想未来消费者走进一家零售店,便能够自行设计产品。他还有一个梦想是,让手工业者重拾往昔辉煌,打造更多的“美国制造”产品。

  但最关键的一点是,考夫曼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成为创意催化剂。“任何人说起‘我有一个好点子’时,我希望人们能够立刻建议道,‘赶快去Quirky上将它变为现实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