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略天下

梦想并未破灭!激情和力量,你还是那么勇猛刚强!

 
 
 

日志

 
 

读书伴我眠:后继无人的查尔斯  

2009-08-05 11:5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人类自诞生时期起,对世界的认知问题便开始了。天文地理、人情风俗。认知领域逐步拓宽,但是直到当今,我们的首要任务依然是认知问题。这种认知范围越来越广,程度越来越深,显著的现象就是每个领域都有专家。对人们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谁都不愿意盲目而糊涂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认知的目的一是理论上的认知,二是实践中的认知,它是为我们所言所行服务的。认知经济学家查尔斯·桑德斯·皮尔斯(Charles Sanders Perice,1839-1914)学识渊博 ,他是注重知识理论的经济报偿作用的第一位美国理论家。他在许多论稿中都避开了“探索经济 ”(economy of research)的提法,如果这项工作能在他手中完成,其思想本会得到精妙的阐述,并给人以启迪。但是,命运不逮,他只留下了简短的意见和尝试性的叙述。按他的观点,认知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收益,一是获得理论,即得到满足。人们生活在世界上,不断地在清除头脑中的混乱与不确定性。其二是知识在实践过程中给我们带来的利益。在当今这个时代,知识就是力量,通过知识达到我们的目的,指导我们的各种行为,得到结果和回报,只有如此知识才会有实际补偿。另外他还讲到认知是有风险和成本的。认知对与错,很有可能决定我们的行为结果。并且,认知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如:我们花费在教育上的成本可以算作认知成本。如果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那样在我们的人生经历中便会少交“学费”。由于认知的这些特性,那么认知就可以看作是一种冒险。

通常我们的认知需要花费很大的成本,这种成本有时会大于我们所得到信息的价值,所以交流与合作,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变得很重要。查尔斯主张认知的成本最小化。

查尔斯的简便,是一种他主张的关于认知的轮廓。虽然后继无人,但是这种轮廓让我们佩服而尊敬,在其轮廓下还有很多东西可作。他说:减少怀疑,其实是为了减少认知成本。如果你得不到这个真理的反面例证,那么就宁愿相信它。我记得我们大学的新教师公寓的西方名人榜上有一个哲人也是这么说的:别在怀疑中浪费时间。松下幸之助也说过:简单是革除社会混乱不清的有力武器,同样也可以缔造一家伟大的企业。这种追求最简单化的认知,有其优点,却也过于“非彼即此”。这种观点是和笛卡尔的怀疑主义是对立的。笛卡尔主张事情没被严肃证明之前就不算是真理。即便1+1=2,也不见得是真理。笛卡尔虽然陷入了无限的怀疑中去,对于理论研究我想是有帮助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实践者来说,是过于繁琐。

查尔斯后来提出的认识主要(重要)问题理论,仿佛就是为了防止我们陷入这两种顾虑之间。关键问题关键对待。这里的重要指的是::“具有重大意义、重量、结果或价值。”词典还可能列出诸如此类的同义词:重大、主要、必要,以及类似的反义词:无足轻重、微不足道、无关紧要 。重要的事物是有关宏旨的事物,不重要的事物是无关宏旨的事物。但是怎样为事物的重要性打分呢?

    重要或是有条件的(工具式的),或是绝对的(内在的)。有条件的重要与相关目标有关。这些目标是人们可以选择的例如医生选择人类生理学,网球运动员选择身体的敏捷性。反之,绝对重要与强制目标有关,这些目标是人们应当有的目标(例如:自尊、诚实、关心被瞻养者的福利)。不同人的目标相差甚远。但有些目标人人都应具有(例如,自尊),无视它们就会受到谴责(愚蠢、乖张、丧失理智),除非情况迫使人们暂时背离常规。故而,寻找食物的重要是绝对的(因为生存是普遍的目标) ,但是懂得为打网球记分的重要是有条件的,因为 它取决于一个人是否酷爱这项运动,爱打或爱

看网球。

    取消或减小既定事项会使原定目标、价值和功能无以实现,甚至受到损害,于是重要的程度也随之发生改变。事物的重要性受到怀疑,或因被忽视而受到损害,那么,与之相关的目的能否实现也将受到影响。衡量事物重要与否取决于影响的程度。于是,重要与否随着观念的变化而变化,随着人们对问题的重视程度而变化。最关键的问题是:失去或忽视可能有重要意义的事项会招来多大惩罚?多少资源时间、金钱、和对事物的理解会被浪费?事物随条件变化而变化。显而易见,从前重要的交流技能(懂得拉丁语)或重要的军事力量( 瑞典)现在已不再重要了。

在确定重要时,人们应当切记,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某种因素对某一价值目标有多重要,而在于其重要性有多大分量。这种分量只是比较而言。一种因素对一个目标的贡献不可能超过百分之百。任何因素的重要性上升都会使其它因素的重要性下降(不论我们把果酱派分成多少份,只有一只果酱派)。随着其它因素所占份额不断增长,原先在果酱派上占有较大份额的因素会变得无足轻重,但其内在结构不会发生什么变化。(比较一下:虽然美国的广播电台和广播节目越来越多,但电视作为一种误乐方式,其重要性已大大超过了广播电台。)

必须明确的是重要是客观的,认识重要对我们在行动中区分轻重缓急是十分重要的。它的原则是讲究合理分配精力与资源。

查尔斯的理论有些近乎整体论,他们的共同点都跟笛卡尔的怀疑主义相对立,他们都主张归纳简化。但是显著的区别是查尔斯本质上是讲究成本的,整体论却完全忽略了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