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略天下

梦想并未破灭!激情和力量,你还是那么勇猛刚强!

 
 
 

日志

 
 

忘情谷日志2:石头缝子中的文化  

2007-11-22 16:3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头缝子中的文化-----

当艺术品和其他物品一样被摆放出售时,一些悲观的人,多么自以为是的人,认为艺术失去了它的价值,它和那些臃肿的电视节目一样,制作者们不是往上,一个更高的层次,而是把自己降低成与大众一样的层次,甚至快等同于大众。大众一词的解释从那些著作中来看,最起码有好几十万字的论述的不同解释。然而想说的是艺术与商业结合起来的这种时代,就像一把巨大的筛子刷选着那些不能被大众所接受的作品。那些被大众排斥的作品相信大多也不是什么好作品,因为我们至今看到的最起码大多都认为是好的。永远不要怀疑大众的眼光。在古希腊的哲学著作中一个哲学家把一个体育赛事的参与人分为三种类型。一是那些权利者,二是那些比赛的人,三是观众。最有权利评判一场比赛好坏,最聪明的人不是演员们,也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权利者,而是大众。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容易就把大众的名词解释引出来,甚至连带着对这个词的批判与挖苦。

 

这里不是在考察一个观念,或者建立一个理论体系,这只是在说明,和那些属于工业化时代的建筑物进行对话,改造。当我们站在历史的长廊上时,我们可以为各种奇妙的景象,口中念念有词。就拿当前这块土地进行人类欲望的排泄时,仍有一种对过往生活的牛羊下来与鸡栖于时的大发感叹。这或许证明了我们,其实我们真的不了解我们的历史,不了解已往的文化,所以我们注入太多的想像,并大加赞美。而这种赞美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延续下来,我们吃着别人的唾沫而丝毫不觉得呛口。

 

一切声音都已经远去了,包括那个工业文明的历史。虽然中国有的地方还依旧处于原始的粗陋之中,比如在云南一些山村那里女人们还在进行着原始的打渔生活,她们用一种叫做香草的植物缝制衣服。当一般家庭都能够在寒冷的冬天装上电热毯时,那里的人们还在企盼一张羊皮缝制的床垫用来取暖;当嫦峨一号登录上天,技术人员在精确计量时,云南的一些乡村人们还在用石子纪事。文化的鸿沟有时让人无法逾越,但今天全球没有什么地方人类不能到达。

 

村子里的歌声远走了,年轻的男男女女们都走了出去。“河流把人们带到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帕斯卡尔),河流的奔走告诉你你所说的古老文化只不过是一个幻影,在波涛弹曲与雾锁青山之间,唯有一点轻易就能抹去的痕迹,甚至随水而逝,消失无踪!

 

地球村的出现,客观上要求一种世界性文化的出现。而这种整体性文化的出现,必定需要文化冲突与磨合。在一些西方的理论家手里,他们多么狂傲地宣称西方文明与西方文化是最好的文明,拥有最优秀的文化。尽管狂傲却说明了一个道理:文化冲突并不是什么坏事。纵观欧洲动乱的历史,文明的交替演变。这一点被深刻地反映,文化要想进步就得有一种能够被持续改进的性格。

 

艺术市场的出现并不代表艺术的缺失,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解释,艺术已经成为了一种商业活动,简单的商业活动就是买卖交换,或者一些持另一种观点人说的商业来源于缺失,或者异化分子说的排泄。这些被排泄的物品被展览在精美而安静的长廊里,甚至更高级地对称,画家们在寻找着适合于自己的画廊,寻找着自己宣泄后行将安放的时空。而巨大的人群狂扫了这一切,艺术命运的悲悲喜喜空留下回音。

 

文化被改造着,以往的东西被人遗忘,所以节省的时空人们能够去怀想,人们徒把个人的经验当作未来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